行業新聞

誰拖了國家實驗室的后腿?

2015年度國家技術發明獎一等獎,花落“硅襯底高光效GaN基藍色發光二極管”。硅襯底藍色發光二極管的誕生,使中國成為世界上繼日美之后第三個掌握藍光LED自主知識產權技術的國家、唯一實現硅襯底LED芯片量產的國家。
誰拖了國家實驗室的后腿?
圖為南昌大學教授、硅襯底LED技術的領銜學者江風益(前中)在和團隊成員探討技術課題。
清華信息科學與技術國家實驗室(籌)內,科研人員行色匆匆,百萬億次集群計算機“爭分奪秒”。這里聚集了近三百人的創新研究團隊和先進開放的科學研究平臺。
“未來5年,我們將重點部署天、空、地一體化信息網絡和超智能網絡化機器人研究,實現網絡空間的無縫覆蓋能力和在工業和社會服務中的廣泛應用。”中國工程院院士孫家廣說。
建設國家實驗室,是當前提升國家核心競爭力和原創能力的重要路徑。獲悉,目前試點國家實驗室取得一些成效,但仍存在一些難點,需加強頂層設計,搶抓原始創新機遇,激活釋放新生產力,勇攀世界科技高峰。
“協同創新”成果初現
近年來,試點國家實驗室獲得了歐洲物理學會菲涅爾獎、德國洪堡獎等近50項國際著名獎項。近5年國家自然科學一等獎全部出自試點國家實驗室。
自2000年起,科技部探索建設國家實驗室,先后批準了沈陽材料科學、北京凝聚態物理、合肥微尺度物質科學、清華信息科學與技術、武漢光電、北京分子科學、青島海洋科學與技術等7個試點國家實驗室,進行了不同類型和管理模式的探索實踐。
經過十余年的發展,目前試點國家實驗室在發揮制度優勢、整合創新資源、大幅提升重大原創能力上取得明顯成效,部分試點國家實驗室已能與國際上同類先進機構比肩,量子通信、高溫超導、納米材料、石墨烯、下一代互聯網等方面成果在前沿科學領域產生重要國際影響。
中科院金屬研究所沈陽材料科學國家(聯合)實驗室在制備出毫米級單晶石墨烯的基礎上,實現了單晶石墨烯的結構和邊界控制,為其廣泛應用奠定了基礎。
實驗室主任、中科院院士盧柯說:“我們在金屬納米材料方面產生了一系列原創成果,引領了國際該領域發展,在核電、高鐵、航空航天等領域獲得應用,為相關產業帶來了過百億元新增產值。”
試點國家實驗室建設過程中,還培育出科技發展引領者隊伍,匯聚了一批高端人才。十年前,“千人計劃”學者閆大鵬回國加盟了武漢光電國家實驗室(籌),帶領團隊研發出國內首臺10000W光纖激光器,相關技術自主化直接催生了武漢中國光谷地區的激光產業集群。
武漢光電國家實驗室(籌)常務副主任駱清銘說,實驗室與十三個企業聯合建立技術研發中心,數十項成果與技術應用到通信、能源、工業制造領域,創造直接經濟效益過百億元。
遭遇四大“攔路虎”
一方面為國家實驗室漸顯原始創新引領作用而欣喜,一方面因十幾年未去“籌”生“愁”。記者獲悉,首批籌建至今已十多年,除沈陽材料科學國家(聯合)實驗室之外,其他國家實驗室仍然在籌建中。
一些負責人認為,國家實驗室遲遲未驗收或驗收后難去“籌”,對今后發展“是否仍堅持現有發展模式”帶來很大困擾。
孫家廣認為,國家實驗室一方面在建設過程中應高標準、嚴要求,寧缺毋濫,另一方面需加緊驗收、推廣好的經驗和做法,才能在總結、完善現有運行規則和管理辦法中進一步規劃。
困擾國家實驗室的,還有運行管理辦法不明晰。一些負責人表示,目前缺少國家層面對國家實驗室的定位、目標、各方責任、人才支持、運行辦法等規范性文件,交叉學科設置、科技與教學互動、企業參與技術創新過程等政策支持和管理辦法并不明晰,使得各個實驗室多年來“摸索中前進”。
科技部創新發展司司長許倞說,只有建章立制理順這些問題,明晰評價機制、政策和技術管理支撐體系,才能使科研人員充分放大個人優勢,共同攻關重大項目,實現整體科學目標。
持續、穩定的財政支持尚未形成也是一大難題。科技部重大專項辦公室主任徐建國表示,國家實驗室是體現國家主導、服務國家戰略的科研機構,但試點國家實驗室目前獲取的中央財政渠道競爭性項目經費占其總科研經費的80%以上,穩定支持比重偏低。
一些國家實驗室研究人員表示,目前需要花費大量時間和精力向外爭取科研經費,難以潛心研究宏大科學問題。目前國家實驗室已經承擔的國家重大研究任務,大部分是通過競爭性渠道獲得。由于項目來源渠道多、項目數量多,導致國家實驗室難于聚焦重大科學問題,不利于重大原創科研成果產出。
此外,記者了解到,一些部門對基礎研究投入看法不一,認為短時間難見回響,視其為消耗性投入。
中國科學院院士李燦認為,國家實驗室在我國仍屬新生事物,涉及面廣需周密考量,但不應成為不推進、不投入的理由。
“科技投入看效果,也要‘讓子彈飛一會兒’。如果沒有今天的投入,可能就沒有明天需要時給力的科技支撐。”許倞說。
組建時不我待
受訪者表示,當前世界范圍內的產業變革正孕育興起,新一輪科技革命與我國實施的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形成歷史性交匯,被推至科技大潮風口浪尖的中國,需抓緊在重大創新領域組建國家實驗室。
中山大學副校長馬駿表示,建設學科綜合交叉的科研基地承擔國家重大科研及任務和組織開展前沿科技探索,是科研活動一定發展階段必要的組織模式和需求。
清華大學副校長薛其坤說,發達國家實踐表明,當國家安全和科技發展處于關鍵期,需要抓住戰略機遇的時候,往往會選擇重要方向超前部署學科綜合交叉的科研基地承擔國家重大科技任務和組織開展前沿科技探索。在重大科研發現面前,機會對所有國家所有人平等,我們必須有所作為。
中科院廣州生物醫藥與健康研究院院長裴端卿表示,我國科技發展已步入從跟蹤為主轉向跟蹤與并跑、領跑并存的新階段,我國科技發展和國家安全正處于關鍵期。隨著大科學時代學科綜合交叉不斷發展,基礎研究和應用研究之間鏈條縮短,急需布局一批以國家目標和戰略需求為導向,建設體量更大、學科交叉融合、綜合集成的國家實驗室,優化科技資源配置,探索體制機制創新,提高科技創新的條件保障能力。
中國科學院院士饒子和說,當前需通過國家實驗室建設,主動橫向整合多元化創新主體,打造產學研一體化模式,打通科技創新和經濟社會發展之間通道,最大限度解放和激發科技第一生產的潛能。

?
用手機掃描二維碼關閉
二維碼
67194熟妇在线观看线路1,午夜a片免费,免费看黄台的软件